Friday, September 01, 2006

Nice yet sad..

你的泪水蜿蜒的流,没有一丝挣扎,也不做任何反没。
是我猜中你的心思,说中你的心事,就可难舍。
事到如今,谁爱谁多,不用分说。

全怪我自己太洒脱,以为还能够填补你心中的伤口。
当我给的越来越多,你却显得退缩,仓惶失措,
才发现你的泪全不是为我。
但付出的是,感情怎能回首,爱都爱了又当如何。
怎么能让心不痛,面对着你,依然苦我,爱与不爱的失落放在胸口。

但感情的事,怎能权衡轻重,错都错了又当如何。
爱个人爱到忘我,咎由自取,深陷其中,但仍然也会软弱,只是不说。

0 comments: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